昂布罗修图书馆

 

  米兰昂布罗修图书馆,于1607年9月7日由红衣主教费徳理安·波罗缪创建,并于1609年12月8日举行了落成仪式,是最早以杰出的文学艺术事业赞助者的善举向公众开放的阅读场所之一。创建者在初创时将它构想为一个学术与文化中心:实际上希望它能进一步丰富及促进其他教育机构的发展,如神学院(1607年),艺术博物馆(1618年),设计学院(1620年),三语学院和寄宿学校(1625年)。

   红衣主教波罗缪借用米兰保护神昂布罗修的名字,来命名他的图书馆。他收集了大量的希腊语、拉丁语、通俗语言及各种东方语言的手稿。这些手稿中还包括来自其他宗教机构的珍贵藏品,如博比奥的本笃会修道院、圣玛利亚的奥古斯丁修道院和米兰大都会牧师会图书馆;也有一部分来自珍贵的私人收藏,比如十六世纪著名的学者、珍本收藏家吉安·文森佐·彼那利、弗朗切斯科·奇切里和切萨雷·罗伟达等。随后还有无数的捐赠者,他们使昂布罗修图书馆的收藏变得更为丰富,在这些捐赠者中,还包括那些在十九世纪将他们的非同寻常的图书藏品赠送给图书馆的人们。  

  因馆内的收藏涉猎广泛,数量众多、极其珍贵的手稿,米兰昂布罗修图书馆毫无疑问成为意大利、乃至全世界最早的图书馆之一。它有过许多杰出的神学毕业生和学监,比如米兰史学家朱塞佩·里帕蒙蒂、伟大的语史学家和史学家卢多维克·安东尼奥·穆拉多利、朱塞佩·安东尼奥·撒西、伟大的古文书学家如安杰洛·马伊、安东尼奥·玛丽娅·切利雅尼、乔万尼·梅勒卡地和后来成为教皇皮奥十一世的阿切来·拉蒂。

图书馆具有古典的、历史的、文学的、宗教的特性,尤其在追溯以往的方面,即面向过去的研究;神学院由学监主管)直接管理与图书馆有关的文化活动;而保管者护助会(由主席主管)则负责图书馆的管理工作。

在昂布罗修丰富的收藏品之中,不能不提尤为重要的阿拉伯和东方的藏书,以及卡勒罗·萨维奥尼的方言-语言学图书馆,还有安利柯·卡萨诺瓦的纹章藏品。再来看看那些数量庞大、极其珍贵的羊皮纸手稿和旧稿,比如普劳图斯的作品Vidularia的仅剩的残存碎片,这些碎片可以追溯到公元五世纪;由雅丽安主教乌尔菲拉完成的哥特体圣经文本的一部分;许多饰有精美微型画的手写稿,比如出自克里斯托弗·戴·普莱蒂斯之手的波罗缪《时间之书》的手写版,或者由古列莫·吉拉迪装帧并签名的奥卢斯·格利乌斯的手稿。特别出众的有:公元五世纪的插图本伊利亚特;由弗朗切斯科·彼得拉克进行书页翻新、西蒙·马蒂尼插图的著名的维尔吉;弗拉维奥· 约瑟夫斯在莎草纸上书写的拉丁语版手稿,班戈唱谱和古叙利亚语版圣经。另外,还有其他的手写原版,比如皮耶罗·德拉·弗朗西斯的作品画的前景;由薄伽丘转录的马提亚尔的作品;彼得罗·本伯的达蒙特费尔特罗的生活;还有圣·托马斯·达奎诺、阿里奥斯多、马奇亚维利、塔索、卡里罗、直到朱塞佩·帕里尼和齐萨烈·贝卡利亚的手稿。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十分珍贵的古版书,例如克里斯托弗·瓦达菲尔(1471年,威尼斯)的《十日谈》稀有版以及极少的初版本。图书馆里还珍藏了许多手写稿及印刷稿的装订版。在各类特殊的收藏中,必须特别强调一下那些法规藏本、阿尔定版藏本、民谚版本和波多尼版的藏本,还有就是大约四万册的设计图、铜版画和印刷品的收藏。馆里还有两万多枚纪念币与纪念章,其中很多枚很有价值。






兰昂布罗修艺术博物馆 

    

费德理安·波罗缪,在罗马居住期间,担任于1577年由教皇格列高奥八世规划、于1593年举行落成仪式的圣·卢卡学院的院长。到了1595年,他以大主教的身份来到米兰,像佛罗伦萨与罗马一样,在米兰规划创建一家艺术学院。1618年4月28日,这位红衣主教通过公证声明将昂布罗修艺术博物馆里最初的核心展品——他收藏的绘画、设计、印刷、雕塑品——赠送给了于1609年开始就已向公众开放的昂布罗修图书馆,在随后的四个世纪中,馆内增加了意大利、欧洲不计其数的艺术杰作。但是他并没有将他的“长廊”构想为一个普通的艺术品展览,而是成为了一种教育工具:事实上,他于1620年在昂布罗修创建了设计学院,从事绘画、雕塑、建筑等方面的教学。1751年,赛塔拉博物馆也并入昂布罗修艺术博物馆,这家博物馆收藏了由米兰牧师Manfredo Settala (1600-1680) 收集的十分丰富的有关大自然、人文发现的藏品以及奇特的科学用具。 

昂布罗修艺术博物馆是世界上第一家向公众开放的艺术博物馆,也是唯一一家从成立之初就与神学院、设计学院和图书馆有组织地联合起来的博物馆。它的目标是以整合的方式进行文学、科学与艺术研究。目前,昂布罗修艺术博物馆的展示区路径不仅是展馆的参观路线,而且成为观赏整个纪念性建筑的好机会:从San Sepolcro的圣玛丽亚·马达莱娜教堂(其历史可追溯到公元1000年以前),到17世纪展区,有最早的图书馆大厅、所称的费德理安大厅、古老的Santa Corona互助会牧师会大厅,还有一幅出自圣贝纳迪诺·卢伊尼的壁画杰作,再到19世纪的新古典主义展区和由Giovanni Galbiati学监在1929年到1931年期间重新修建的带着那个时代的典型装饰品味的区域。从昂布罗修的拱廊里可以看见所谓的“伟大神灵之庭院”(Cortile degli Spiriti Magni),里面有十分珍贵的考古收藏。那些以前作为新古典主义风格庭院的展厅,现在已经成为图书馆的阅读厅,里面展出了整个艺术博物馆的核心人物——红衣主教费德理安·波罗缪几乎全部的收藏。在其他的展厅里展示了由创始人随后捐赠给艺术博物馆的作品,这些作品涵盖了从文艺复兴时期到19世纪期间整个的绘画历史,尤其是意大利绘画史。在所有收藏中最重要的杰作有: 
- 雅典学府草图,拉斐尔手稿
- 博物馆画像,达芬奇  
- 贵妇画像 ,由费德理安·波罗缪购买并证实出自达·芬奇之手 
- 水果篮,米开朗基罗 
- 亭子里的圣母 ,桑德罗·波提切利 
- 朝拜的贤士,提香·韦切利奥 
- 由费德理安直接订购的弗兰芒画家扬·勃鲁盖尔的作品(两个花瓶、十二村落、水与火的元素) 
在那些分布于不同展厅里的陈列柜和橱窗里所展示出的物品之中,人们可以观赏到一个小匣子,里面有属于卢克雷齐亚·波吉亚的一缕金色头发。在所谓的“伟大神灵之庭院”(Cortile degli Spiriti Magni)(从拱廊看得到)的尽头,存放着十分珍贵的考古收藏,有古老的希腊-罗马时期的祭坛和石碑;在费德理安大厅的柱廊中可以看到来自公元四世纪时期的梅迪奥拉努姆(现在的米兰)的古罗马公众浴场的地板的马赛克铺面。而图书馆里,在数量庞大的中世纪时期以及文艺复兴时期的手稿的旁边,则是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十分显著的背景插图,有大约四万件设计图、版画和印刷品(在这些最重要的艺术家中,就有皮萨内洛和杜勒)。
但是在图书馆,最卓越的艺术与科学珍宝,应该是1637年由Galeazzo Arconati侯爵捐赠的达·芬奇《大西洋手抄本》作品集,其中收录了共1119页达芬·奇手稿,大约2000幅设计图、笔记、自传的笔记以及他对不同学科的研究,包括工程学、水力学、光学、解剖学、结构学、几何和天文学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意大利文艺复兴与东方文艺复兴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昂布罗修 图书馆                       >>>
艺术画廊 博物馆 学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意大利文艺复兴与东方文艺复兴  >>>





米兰昂布罗修学院 

 

        米兰昂布罗修学院是由米兰大主教、红衣主教费徳理安·波罗缪于1620年6月25日作为一家设计学院而创立的,其目的是进行绘画、雕刻与建筑学方面的教学,而随后,由于在十八世纪一段时期内的衰落,在十九世纪学院的教学停了下来。在1963年,在大主教、红衣主教乔万尼·巴蒂斯塔·蒙蒂尼的引导下,学院在昂布罗修重新开始运行,名为圣·卡罗·波罗缪学院,其宗旨是促进宗教—历史学研究。2003年,在其周边成立 致力于研究基督教兴起初期教会领袖著作的圣昂布罗修学院。

2008年3月20日,在大主教、红衣主教迪奥尼吉·泰塔曼吉制定的条例规定下,学院重新成立。米兰大主教、红衣主教安杰罗·斯科拉于2013年11月4日又颁布了昂布罗修维内朗达图书馆新条例,从2014年1月7日起生效,随后在2014年7月21日颁布的大主教法令中也得到了确认,同时他还通过了新的学院条例。

2013年颁布的昂布罗修维内朗达图书馆条例中明确指出,正如最开始时的设想一样,学院应该回归为昂布罗修的一个组成部分,如同图书馆和艺术博物馆那样:“昂布罗修维内朗达图书馆的主要活动应当在图书馆、艺术博物馆及昂布罗修学院的指导下进行”(条例三)。另外,学院的体制结构应与昂布罗修的整体体制相符合:“在昂布罗修维内朗达图书馆内部成立昂布罗修学院,由米兰大主教担任其校长,维内朗达图书馆学监担任主席。学院使用由米兰大主教颁布的条例。”(条例三十二)。昂布罗修的创立者曾期望它能“为全世界服务”,在他的精神指引下,昂布罗修学院的宗旨一直是促进与推广对于各个不同文化领域的研究,鼓励意大利与国外类似机构之间的交流与合作。

在2014年通过的昂布罗修学院条例中明确规定了学院内学术研究的数量与等级特点: “昂布罗修学院应按照班级,即研究的部门进行组织管理,在一些情况下还可以细分为不同的门类;如今,圣嘉禄和费德理安.波罗缪(St. Charles and Federico Borromeo)研究所,昂布罗修研究所,远东学研究所,意大利学研究所,斯拉夫学研究所,中东学研究所,希腊、拉丁学研究所,非洲学研究所,共有八个研究所”(参见条例第六条)。关于非洲、远东与近东研究室的三个班又被细分为12个文化研究中心,包括阿拉伯文化研究中心、亚美尼亚文化研究中心、白拜尔文化研究中心、科普特文化研究中心、中国文化研究中心、犹太文化研究中心、埃塞俄比亚文化研究中心、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印度文化研究中心、叙利亚文化研究中心、西中非研究中新、中亚文化文化研究中心。条例还规定每一个研究级应由一位昂布罗修博士指导。

  目前,昂布罗修学会会员共有三百名左右,包括各个大洲的大学教授和学者,他们按照由每个班委会制定的三年计划来进行学术研究,并在指导委员会的督导下完成工作。各个班级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国际会议或“学术日”活动,在会议或活动中,成员们会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这些研究成果通常收录在由米兰的昂布罗修学院和罗马的布尔佐尼出版社编辑的八本杂文集中,包括《昂布罗修非洲集》、《昂布罗修希腊拉丁语集》、《昂布罗修亚洲集》、《昂布罗修东方集》、《昂布罗修斯拉夫集》、《昂布罗修意大利语语言文化研究集》、《昂布罗修学术集》和《波罗缪学术集》,另外还有一本名为《原始资料与研究》的杂文集收录的是一些专题作品。

VENERANDA BIBLIOTECA AMBROSIANA Piazza Pio XI, 2 - 20123 Milano, Italy MM1-Cordusio / MM3-Duomo +3902806921 +390280692215 - Visualizza MAPPA
P.I. 04196990156 Copyright @ 2009 Veneranda Biblioteca Ambrosiana. Tutti i diritti riservati
il Curatore Fabio Trazza, gestione dall'Ambrosiana, in Torretta +390280692305 / +390280692339